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
更好守護人民羣眾生命健康安全
解讀刑法修正案(十一)
發佈時間:2021-01-05 17:33 星期二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朱寧寧

刑法是國家的基本法律,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中居於基礎性、保障性地位,對於打擊犯罪、維護國家安全、社會穩定和保護人民羣眾生命財產安全具有重要意義。2020年12月26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表決通過刑法修正案(十一),將於2021年3月1日起施行。

從保障疫情防控、懲治高空拋物,到打擊藥品黑作坊、嚴懲金融犯罪,此次修改刑法的一大亮點就是將維護人民羣眾生命健康安全作為核心任務,解決實踐中突出的低齡未成年人犯罪問題、未成年人被性侵害問題、安全生產問題、食品藥品安全問題、公共衞生刑事保障等涉及公共、經濟、民生領域的重大安全問題,維護人民權益、增進人民福祉。

微調刑責年齡

近年來低齡未成年人實施嚴重犯罪的案件時有發生。刑法修正案(十一)對刑法的相關規定作出修改完善,明確在特定情形下,經特別程序,對法定最低刑事責任年齡作個別下調。規定已滿十二週歲不滿十四周歲的人,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罪,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情節惡劣,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核准追訴的,應當負刑事責任。

“對低齡未成年人犯罪既不能簡單地‘一關了之’,也不能‘一放了之’。刑法修正案(十一)作出這樣極其慎重的、非常有限制、有條件的微調,既堅持了對未成年人違法犯罪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的原則,結合未成年犯罪人的特點,又兼顧被害人和社會的感受。”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刑法室主任王愛立介紹説。

此外,為了加大對未成年人的保護,針對性侵未成年人犯罪問題,刑法修正案(十一)加大對性侵未成年人犯罪的懲治力度,修改姦淫幼女犯罪,將姦淫不滿十週歲的幼女或者造成幼女傷害等嚴重情形明確適用更重刑罰;增加特殊職責人員性侵犯罪,對負有監護、收養、看護、教育、醫療等特殊職責人員,與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週歲未成年女性發生性關係的,不論未成年人是否同意,都應追究刑事責任;修改猥褻兒童罪,進一步明確對猥褻兒童罪從重懲處的具體情形。

高空拋物入刑

為了維護人民羣眾“頭頂上的安全”和“出行安全”,刑法修正案(十一)對社會反映突出的高空拋物、妨害公共交通工具安全駕駛的犯罪作出明確。

刑法修正案(十一)規定,從建築物或者其他高空拋擲物品,情節嚴重的,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有前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同時規定,對行駛中的公共交通工具的駕駛人員使用暴力或者搶控駕駛操縱裝置,干擾公共交通工具正常行駛,危及公共安全的,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或者單處罰金。這意味着,高空拋物、搶奪方向盤等行為成為“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中的新增情形,將以“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論處。

值得一提的是,高空拋物行為雖直接入刑,但是屬於最高刑為1年有期徒刑的輕罪。談及為何要將高空拋物等輕罪入刑,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周光權指出,這一規定能夠有效化解司法恣意擴大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適用空間所帶來的罪刑法定危機。“有的行為一旦實施,公眾會直觀地感受到行為的危險性,從而基於對‘體感治安’的渴求發出重罰呼籲,這種民眾的關切需要回應。高空拋物、搶控駕駛裝置案件按照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處理,就屬於這樣的類型。而對於直覺上危害嚴重、影響‘體感治安’的行為,如果不增設輕罪,被勉強定罪會成為大概率的事件。將其直接入刑,可以避免將高空拋物行為人為地‘拔高’認定為重罪。”

在周光權看來,及時設置輕罪對於減輕司法壓力、防止輕罪重判是有實際意義的。“司法實踐已經表明,如果不及時增設足夠數量的輕罪,立法上關於犯罪數量的設置過少,司法上遇到很多‘難辦’案件、非典型案件或新類型案件,在罪刑規範缺乏或規範內容不明時,就會基於本能上的處罰衝動,‘打擦邊球’甚至不惜違反罪刑法定原則對被告人適用重罪規定,進而產生對被告人更為不利的後果。”

刑法修正案(十一)還提高了重大責任事故類犯罪的刑罰,對明知存在重大事故隱患而拒不排除,仍冒險組織作業,造成嚴重後果的安全生產類犯罪加大刑罰力度。增加危險作業犯罪,將刑事處罰階段適當前移,對具有導致嚴重後果發生的現實危險的、多發易發的安全生產違法違規情形追究刑事責任。

強化公共衞生安全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妨害傳染病防治的違法違規行為屢有發生,在疫情防控中暴露出很多問題。刑法修正案(十一)總結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經驗和需要,把疫情防控中暴露出來的一些突出問題在刑法上作出規定,與野生動物保護法、生物安全法、傳染病防治法等法律的修改制定相銜接。

刑法修正案(十一)對妨害傳染病防治罪作了進一步修改,明確新冠肺炎疫情等依法確定的採取甲類傳染病管理措施的傳染病,屬於本罪調整範圍,補充完善構成犯罪的情形,增加拒絕執行人民政府、疾病預防控制機構依法提出的預防控制措施等犯罪行為。

“這一規定增加了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行為類型,將本次防疫過程中所暴露出來的突出問題,尤其是出售、運輸疫區中被傳染病病原體污染或者可能被傳染病病原體污染的物品,未進行消毒處理的,以及拒絕執行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疾病預防控制機構依照傳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預防、控制措施的這兩大類行為予以犯罪化,嚴密了法網,使得今後在懲治類似行為時有法可依,有效消減了司法困惑。”周光權説。

此外,刑法修正案(十一)還與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全面禁食野生動物的決定相銜接,將以食用為目的非法獵捕、收購、運輸、出售除珍貴、瀕危野生動物以外的在野外環境自然生長繁殖的陸生野生動物,情節嚴重的行為增加規定為犯罪,從源頭上控制重大公共衞生風險的發生。

維護國家安全

刑法修正案(十一)與生物安全法相銜接,增加三類犯罪,即非法從事人類基因編輯、克隆胚胎犯罪,嚴重危害國家人類遺傳資源安全犯罪和非法處置外來入侵物種犯罪。

“刑法是治理社會的最後手段。在刑法中增設非法從事人體胚胎實驗、非法進行基因改良等方面的犯罪,將非法生產人類基因個體、非法改良人類胚胎、非法編輯基因等行為規定為犯罪,是有必要的。”周光權指出,這樣的行為不但違背科學倫理,而且會帶來人類生物安全方面的危險。我國民法典也禁止此類行為。刑法在此基礎上進一步表明國家的態度,徹底把空白堵住,有效達到用鐵腕治理非法從事人體胚胎實驗的目的。

嚴懲冒名頂替

為進一步強化食品藥品安全,保護人民羣眾生命健康安全,與藥品管理法等法律作好銜接,刑法修正案(十一)完善了懲治食品藥品犯罪的規定,強化食品藥品安全,在藥品管理法對假劣藥的範圍作出調整後,同步調整生產、銷售假藥罪和生產、銷售劣藥罪,以便於行刑銜接。同時,增加妨害藥品管理秩序犯罪,將此前以假藥論的情形以及違反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範的行為等單獨規定為一類犯罪。此外,修改食品監管瀆職犯罪,增加藥品監管瀆職犯罪,進一步細化食品藥品瀆職犯罪情形,增強操作性和適用性。

刑法修正案(十一)還對冒名頂替行為作出明確:盜用、冒用他人身份,頂替他人取得的高等學歷教育入學資格、公務員錄用資格、就業安置待遇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罰金。組織、指使他人實施前款行為的,依照前款的規定從重處罰。國家工作人員有前兩款行為,又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數罪併罰的規定處罰。

“需要指出的是,這一規定針對頂替他人取得的高等學歷教育入學資格、公務員錄用資格、就業安置待遇三種情形,而非僅針對社會上反映強烈的‘冒名頂替上大學’這一種情形作出規定,符合類型化立法的要求。”周光權説。

責任編輯:胡建霞
8399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