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
“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寫入長江保護法
為推進長江流域高質量發展提供法治保障
發佈時間:2021-01-05 17:47 星期二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蒲曉磊

2020年12月26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表決通過長江保護法。這部法律將於2021年3月1日起施行。

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重要支撐。長江流域涉及十九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橫跨我國東中西三大板塊,生態地位突出,發展潛力巨大。對於有着如此重要意義和地位的河流進行立法,其難度可想而知。

“長江保護工作涉及面廣、情況複雜、任務艱鉅。作為我國第一部流域法律,長江保護法需要統籌協調上中下游之間、中央與地方之間、不同行業之間、不同法律之間的關係,沒有可參考的先例,立法難度較大。”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經濟法室主任王瑞賀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説。

解決長江保護管理體制中“九龍治水”頑疾;改變“無魚”困局;既要防止長江流域的生態環境變壞,也要讓已經遭受破壞的長江流域生態系統和環境變好……長江保護法在起草之初,就承擔起了一系列重任。

歷經三次審議之後出台的長江保護法,不負眾望,在依法維護長江流域生態安全,推進長江流域綠色、可持續、高質量發展方面,作出了系統制度設計。

王瑞賀説,長江保護法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戰略定位,突出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基本要求,針對長江流域的特點和存在的突出問題,採取特別的制度措施,加強長江流域生態環境保護和修復,規範各類生產生活、開發建設活動,促進資源合理高效利用,推動長江流域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率先將綠色發展國家戰略寫入法律

在上海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彭峯看來,規定綠色發展的內容,是長江保護法的一大亮點。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到二〇三五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遠景目標,其中包括“廣泛形成綠色生產生活方式,碳排放達峯後穩中有降,生態環境根本好轉,美麗中國建設目標基本實現”。全會提出“十四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主要目標,其中對生態環境領域作出明確規定。

彭峯指出,長江保護法在長江流域生態環境保護方面,毫不動搖地堅持在發展中保護、在保護中發展,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全面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中綠色發展的遠景目標。例如,總則部分明確了長江流域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基本理念。第三條規定,長江流域經濟社會發展,應當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長江保護應當堅持統籌協調、科學規劃、創新驅動、系統治理。

與此同時,關於具體推進長江流域綠色、可持續、高質量發展,該法也有着非常細緻的規定。值得注意的是,長江保護法還為此設立了專章——第六章“綠色發展”。

長江保護法第六章在綠色生產方式的轉型方面,作出了完善的制度設計。明確了一系列產業、行業、企業、園區等綠色轉型的具體措施;首次以開發區為單位,建立了綠色發展評估機制,由國務院有關部門與省級政府作為評估主體對開發區開展綠色發展評估,評估內容涉及資源能源節約集約利用、生態環境保護等情況,評估結果具有一定的強制性效力,開發區的產業產品、節能減排等措施需要根據評估結果進行調整;在資源節約和提升資源效率、資源綜合利用方面,國家鼓勵和支持節水技術、提高水資源利用效率,加強節水型城市和園區、海綿城市建設。

“當前,多個國家已經將綠色轉型與綠色發展上升到國家戰略的地位。我國率先將綠色發展國家戰略寫入長江保護法,以法律的強制效力率先引領長江流域的高質量發展,可謂正逢其時,具有重大意義。”彭峯説。

把保護和修復生態環境放在壓倒性位置

在制定長江保護法過程中,有一條立法理念始終貫穿其中——堅持把保護和修復長江流域生態環境放在壓倒性位置。

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研究員楊林生指出,長江保護法堅持把保護和修復長江流域生態環境放在壓倒性位置,從長江流域系統性和特殊性出發,建立健全長江生態環境硬約束機制,讓長江保護有法可依。

楊林生注意到,在長江保護法中,長江流域生態環境保護和修復的相關內容貫穿了整部法律。

在總則中,明確把加強長江流域生態環境保護和修復作為長江保護法立法的第一目的,也明確在長江流域開展生態環境保護和修復活動應當優先遵守本法。

長江保護法把“資源保護”“水污染防治”和“生態環境修復”這些專章作為核心內容,並對各類生態環境保護和修復的責任主體、保護和修復的內容作了詳細規定,明確國家對長江流域生態系統實行自然恢復為主、自然恢復與人工修復相結合的系統治理,明確自然資源主管部門會同國務院有關部門編制長江流域生態環境修復規劃,組織實施重大生態環境修復工程,統籌推進長江流域各項生態環境修復。

為解決“錢從哪來”的問題,長江保護法明確專項安排長江流域生態環境保護資金,用於長江流域生態環境保護和修復。

為確保長江流域生態環境保護和修復的效果,長江保護法明確實行長江流域生態環境保護責任制和考核評價制度以及約談、定期報告等,以最嚴格的責任制度保障長江流域生態環境保護和修復。

楊林生説,長江保護法從保障生態安全、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和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戰略高度,提出加強長江流域生態環境保護和修復的重要性,充分體現了黨中央作出長江經濟帶發展“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重大決策。同時,本法明確國家及地方各級行政部門、媒體等多個主體的責任,為長江流域生態環境保護和修復提供法律支持和保障,體現了我國對長江保護的決心和信心。

為長江“十年禁漁”提供法治保障

大江大河生態系統健康狀況如何,從水生生物生存的好壞程度上就可以看出。受長期以來高強度人類活動影響,長江水生生物持續衰退,生態環境不斷惡化,部分水系嚴重斷流、河湖生態功能退化、生物完整性指數到了最差的“無魚”等級。

為解決這一問題,黨中央作出重大決策——長江重點水域“十年禁漁”。

2020年12月31日上午,農業農村部舉行長江流域重點水域“十年禁漁”全面啓動儀式,宣佈長江流域重點水域“十年禁漁”全面啓動。

農業農村部長江辦政策規劃處處長衣豔榮説,長江“十年禁漁”是保護和修復長江水生生物的關鍵舉措,是落實長江大保護的基礎性工程。為確保這一舉措在法治軌道上推進,長江保護法作出了相應的制度設計。

衣豔榮注意到,在長江保護法的九章九十六條中,大部分條款規定的保護措施對水生生物保護都有積極意義,其中直接以保護水生生物為主要目標對象的條款就有近20條,佔了大約五分之一的篇幅。

對水生生物重要棲息地開展生物多樣性調查;規範水生生物重要棲息地航行和航道整治工程;建立長江流域水生生物完整性指數評價體系;制定水生野生動植物保護計劃;實行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禁捕;實施生態環境修復和其他保護措施等,進一步明確了國務院有關部門、各級地方政府、科研機構和相關主體的權利義務……針對水生生物保護,長江保護法作出多項規定。

同時,長江保護法在法律責任部分進一步加大了對違反禁漁管理規定和破壞水域生態等違法行為的處罰力度,為落實水生生物保護各項政策措施提供了硬約束和強支撐。

“長江保護法在流域尺度上整合和超越了現行相關法律的規定,對長江整體保護和系統修復作出全面規範、提出更高要求,其頒佈實施具有里程碑意義,標誌着我國生態文明建設領域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一大進步。”衣豔榮説。

責任編輯:胡建霞
8399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