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達快運香港有限公司
近代法學家沈家本著作木刻版在法大首次展出
發佈時間:2020-12-21 11:07 星期一
來源:中國政法大學

近日,“沈家本與中國法律文化—紀念沈家本誕辰180週年”特展於中國政法大學海淀校區科研樓B4大廳開展。展覽由中國政法大學與湖州市人民政府主辦,中國政法大學黨委宣傳部、中國政法大學法律古籍整理研究所、中國政法大學圖書館承辦,中國政法大學沈家本研究中心協辦。

本次展覽最令人驚喜的是十八塊沈家本著作木刻版的公開面世。這是沈家本著作木刻版自法大建校以來的首次集中展出。原版刷印《沈寄簃先生遺書》《吳興長橋沈氏家集》《枕碧樓叢書》共九函也將在本次展覽中亮相。

該展覽持續到12月25日,其中沈家本著作木刻版展出時間為2020年12月21日-12月22日。機會難得,千萬別錯過~

沈家本(1840—1913),字子惇,別號寄簃,浙江歸安(今湖州)人,晚清著名法學家,光緒九年(1883)進士,歷任刑部左侍郎、修訂法律大臣、大理院正卿、法部右侍郎、資政院副總裁、法部左侍郎等職。沈家本是清末修律代表人物,近代著名法學家,中國法律現代化的積極推動者和實踐者,中國法治發展歷程中不可被遺忘的巨擘。他尊德崇法的追求、無私無畏的品行影響了數代法律人。他高尚的愛國情操,嚴謹的治學態度,堅定的改革精神,至今仍然是我們學習的榜樣。

沈家本著作木刻版

二十一年前,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沈厚鐸先生(沈家本曾孫)將沈家本著作木刻版捐贈給法大。木刻版現藏於中國政法大學圖書館,目前整體保存良好,是法大圖書館的“鎮館之寶”,也是法大的“鎮校之寶”。

2017年5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考察中國政法大學時展出的沈家本著作木刻版

沈家本著作木刻版為1913年前後由沈氏私家刊刻,目前整體保存良好,計有《沈寄簃先生遺書》甲、乙編書版2842塊,《枕碧樓叢書》1170塊,《吳興長橋沈氏家集》480塊,總計4492板。

內容除沈家本的經典著作如《歷代刑法考》七十八卷外,還有諸多法律典籍舊鈔本,如《宋刑統賦解》的四種鈔本(毘陵董氏鈔本《刑統賦解》,璜川吳氏鈔本《粗解刑統賦》和《別本刑統賦解》,江陰繆氏鈔本《刑統賦疏》),以及繡谷吳氏舊鈔本《內外服制通釋》、朝鮮鈔本《無冤錄》等,對於古代法律及古代版本研究具有重要價值。

原載於李雪梅《法韻中華 · 古代篇》,法律出版社,2018年12月

保護與重印

中國政法大學高度重視沈家本著作木刻版的保護,制定了切實可行、科學合理的保護工作方案,為本刻版的有效保護,在特藏庫加裝了恆温恆濕設施。

2018年法大圖書館啓動了對沈家本著作木刻版的保護性刷印工作。木刻版被送到杭州富陽華寶齋古籍書社進行保護性處理,對缺版進行了重刻,利用原木版重新印刷了書籍200套。

《寄簃文存》八,第三頁,見《沈寄簃先生遺書》甲編第二十四冊

《沈寄簃先生遺書》乙編目錄,見《沈寄簃先生遺書》甲編第一冊

小知識

木版印刷:木版印刷是中國四大發明之一,2009年進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名錄,是印刷史上的活化石。與排版相比,其極低的錯誤率、更寬的字體操作空間以及圖形和線條的靈活表達是真正獨有和特殊的。

刷印:舊時刷印,先在刻版上覆紙,再以毛刷刷掃,稱“刷印”,也稱“刷書”。

精彩重現

木版手工刻印

木刻版刷印前上墨

用棕刷把墨均勻分佈在木刻版上

刷印好的書頁

將書頁穿孔、裝訂成冊

給成冊的書籍加封面

成品書籍

三書木版浮沉記

文物故事

《沈寄簃先生遺書》、《枕碧樓叢書》、《吳興長橋沈氏家集》因為是沈家本先生親自督刻的,因此,可謂沈氏家族之傳家之寶。

三書木刻書版原藏於舊宅枕碧樓內。舊宅是先曾祖沈家本公於本世紀初購置的,據説是年久失修的吳興會館,後來會館遷址,即成荒宅。先曾祖購之,一者為定居之所,再則也為會館新址修繕籌集一些資金。購宅後,曾祖父即着手修建“枕碧樓”,成為他晚年主要著書之所和藏書樓。抗戰之初漢奸丁氏相中了這一院落,要挾強行以不值之資購去,祖父沈承煌無奈之下,遷居宗帽衚衕。於是三書木板隨之搬到了宗帽衚衕。這便是本人的出生之地。

偽華北政府成立,由於家父投身抗日,屢遭日偽騷擾,祖父因病,經不起驚嚇而過世。為了避免更多的禍事,舉家南遷,準備回湖州去,宗帽衚衕房子雖賣掉了,但仍保留了一部分房子存了不能帶走的東西,所以書版也一起存在了這裏。

解放前夕家父為迎接解放,又舉家北遷,1949年回到北平,於是書版又從宗帽衚衕搬到了當時在大磨盤院的居所。後來因家境日迫,房子愈住愈小,書版便成了負擔,甚至我睡覺的牀鋪,也由裝着書版的木箱拼成。1952年初家父過世,家中沒了生活來源,房子租不起了,書板已沒辦法保存了,幸好琉璃廠來薰閣的劉叔叔(我記不得他的名諱了)慷慨援手,書版就存到了來薰閣。1955年公私合營,來薰閣拼入中國書店,書版又由中國書店保存。文革中中國書店失去印刷古籍的版權,所有木板都歸於當時的第二新華印刷廠。文革以後,中國書店恢復職能,經過書店領導的努力找回了許多書板,所幸者,沈氏三書竟在其中。可惜的是已經損失了五十多片。中國書店前總經理鄭寶瑞先生力主補刻,於是書版中就有了現今木刻板中的部分鉛字心(芯)木板。也是由於鄭寶瑞先生的大力協助,才確認了我們沈氏後代對這三套書版的所有權。

原題目:展訊丨沈家本著作木刻版在法大首次集中展出

責任編輯:劉策
8387309